首页 / 同好交流 / 正文

恋脚sm羞辱脚奴小说

管理员 4 收藏
同好文章

楔子


  如果主人翁同虐待过他的女警一起到了唐朝下面会发生什么呢……


  序


  严军嘴里嘟嚷着,怎么这么倒霉又碰上了那个死八婆。说实在的这个八婆如

果不是上次那样对自已,他对她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人长得漂亮不说,身材也是

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他也不就是贩卖点文物啥的,又没去杀人放火。

这丫的死盯着不放。人都有几份土性,老子同她拼了。


  跟着严军的女警叫王宛丽。是西安市临潼区刑警副队长。别看她才二十五岁

,已经是空手道五段了。西安作为几朝古都自然有不少文物。虽然几经发掘,可

还是有大量的文物散入民间或是深埋地下。她们区近来就连续侦破了几起文物走

私大案。严军是她最近才盯上的。别看严军表面上斯斯文文的,可居然是好几起

大案的幕后军师。两个多月前抓到他竟然是在休闲中心。他当时正同一位小姐在

床上快活。被冲进来的王宛丽她们逮了个现形。来来嫖娼的事可大可小,一般也

是罚两钱了事。但王宛丽既然知道了严军的身份就没这么简单了。


  严军先是同几个男女被铐在拘泥室一角的床腿上。因为当时比较匆忙,他连

长裤都没穿。只着了条三角裤在拘留室冻了一夜。第二天其它几个人被陆续带走

了。只剩下他还被铐在那儿。严军向看管他的警员哥们苦苦哀求。得到的答案居

然是副队长特意关照的他留下。他这个气呀。等到中午好歹让他穿上了衣服上了

趟厕所。


  下午他总算见到了那个副大队长。居然是个漂亮妹妹。按照他以往的性格见

到这么漂亮的女孩总要挑侃一番的。


  「我说大姐,干那事不就是罚两钱吗?至于把哥们关这么久吗?」他不在乎

的说。


  「罚两钱?哼。我知道你有钱,是不是贩文物贩的钱呀?」王宛丽的话一针

见血。


  严军一下子愣住了。看来他们知道的还挺多。近些年从自已手里流出的国家

一级文物有十来件,二三级的更是不记其数。如果认了轻的至少是个无期,重的

就要去见阎王了。他抬头看了看眼前的美女,只见美女一副挑衅的眼神。不能认

。看她们手上有什么证据。


  「大姐怎么你说的话我不太明白呀?什么文物不文物的。我可是个正正经经

的商人啊。」目前严军的公开身份是一家贸易公司的经理。主要经营文体用品及

文化旅游等业务。


  「正经商人吗?」王宛丽笑眯眯的走到严军身边。「这是什么?」


  她手里拿着一张国家二级文物唐血龙玉佩的照片。正是从他手上流到香港去

的。据说国家正在筹措资金想从嘉士德拍卖行回购回国。


  「这是什么呀?还挺漂亮。」


  「装。你就给我装吧。」王宛丽说着话一下子拎住了他的衣领,然后用力的

往后一推。


  「啊」 二手被反铐在椅子上的严军「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要告你们警察虐待当事人。」仰面倒地的严军大

声嚷嚷。


  「呵,小样。还当事人呢?看来还懂的不少啊?你充其量也就是个臭嫖客。

姑奶奶想怎么玩你都行。」王宛丽说着又把一只穿着半高跟黑色皮靴的脚重重地

踏在了他下巴上。

  「唔。我说了我不知道。嫖娼的事我认。该怎么罚按规定办。象你这样虐待

我一定会告你的。」严军都这样了嘴还挺凶。


  「虐待你。姑奶奶就喜欢虐待人你不知道吗?你既然不说实话就准备好好受

着吧。」


  漂亮的皮靴用力的踩在了严军脸上。「啊」还没等他合上嘴,半截肮脏的鞋

跟又捅了进来。搁着他的嘴痛苦不堪。为了摆脱她的脚严军只能无助的扭动着脖

子。可越这样脸上的皮靴踩得越重,鞋跟也捅的更深……


  「现在想起什么了吗?」漂亮的皮靴终于从严军的脸上抬了起来。


  呼哧、呼哧喘着气的严军能想起什么呢?他现在最想的就是爬起来狠狠的揍

这个三八一顿了。可他做的到吗?想让他服软也没这么容易。别说是这个血龙玉

佩了,就算是几天前他弄走的一级文物青铜子母尊要不是有市府钱秘书的关系他

连西安市都出不了。只要他们没有十足的证据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认的。况且他

还在上厕所的当口联系上了钱秘,现在他正等着他们来救他呢。


  「大姐你的靴子很漂亮啊,就是太脏了。」缓过劲来的严军又恢复了他死猪

不怕开水烫的本性。


  「好。有种。你不是说姑奶奶靴子脏吗?就麻烦你替我舔干净吧。」王宛丽

说着蹲下身来用手一捏将严军的舌头给挤了出来。痛得他直咧嘴。这个死三八好

大的手劲。肮脏的靴底在他舌头上来回的擦拭着。大量的泥沙和着他的口水咽到

嘴里。真够他受的。


  可能这样王宛丽也不舒服。所以她又把心思放到了严军松垮垮的裤腰上。


  「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要不然……」王宛丽没说。


  见严军还是没吱声她真的火了。她走到办公桌后面弯腰从下面的一双旅游鞋

里取出了一团换下的棉袜。(她有晨练的习惯,每天都要跑上个半公里。然后回

队里再换鞋。)走到严军身边捏开他的嘴把湿潞潞的棉袜硬塞进了他嘴里。先让

他叫不出声来。然后用眼睛瞄着他裤裆的部位。正准备用脚踢。门口却传来了敲

门声。


  「王队,王队。有人来保他了。好象是江恩事务所的人。」


  江恩事务所可是西安市出名的律师事务所。他们专门为一些社会名流打官司

,胜率还出奇的高。全市不买他们帐的还真不多。王宛丽只好停止了进一步的行

动。并不情愿的把棉袜从严军嘴里取出来,还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又用脏袜子

把他嘴角的的泥擦了一下。不至于太难看。


  听到门外的声音,严军知道自已的救星到了。他也顾不上满嘴的泥沙和充斥

着酸臭气味的口腔便开始发狠了。「死三八,我出去一定要告你。你等着吧。」


  可当王宛丽转过身来,用凶狠的眼光看着他的时候他又不敢吱声了。那架势

大有拼着不开门也要把他揍趴下的样子。一番例行公事之后严军罚了两万坐上了

事务所的车。可当他向事务所的人诉苦时,却得到的是让他少开口的警告。是啊

堂堂的江恩事务所来保一个嫖客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但严军却暗自发誓一定要

报复。


  严军点燃了支烟,静静地坐在自已的办公室里。灯都没开。现在已经是深夜

了。在事务所出来他就回到了办公室,然后坐在这那也没去。嘴里的酸臭味早就

被浓烈的烟味所掩盖。只有不时从嘴角里带出的泥沙被他一口口的吐出来。那个

臭女人所给他带来的耻辱让他刻骨铭心。肮脏的鞋底、刺鼻的棉袜。象黑暗里的

烟头慢慢地烧灼着他的大脑。一个恶毒的报复计划在他脑海里产生了。


  王宛丽这几天也不舒服。自从严军从她眼皮底下被江恩事务所保走。她一想

就来气。否则的话她一脚下去他想不说实话都不行。可现在……


  「王队,有新消息。」猴子从外面兴匆匆的跑进来。猴子是一个警员的外号

,长的像猴吧。


  「据线人报告十天后在八仙宫的古玩市场。有一笔古董交易。可能有好几件

国家文物呢。」


  八仙宫可是西安比较出名的古玩交易市场。那里鱼龙混杂。特别是到周日,

更是人头攒动。犯罪分子极易脱身。给他们的侦破工作带来相当大的难度。在那

交易可真够狡猾的。好在听说严军也会出面,好这次逮到你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她得意的想完全没有意识到此次行动的危险。


  八仙宫又名八仙庵。据说因为八仙曾在此聚会而得名,是处道教名胜。


  王宛丽早早的就带了猴子和另一个干警到了八仙宫。一个长像猥琐的男人从

一角钻了出来。同猴子打了个招呼。并把一张纸条塞给出了他。


  「在道院后门。」


  八仙庵的后门人并不多。几辆车停在那儿,一个卖水果的小贩在叫卖着什么

?严军。王宛丽一下子就看到了严军正在同一个男人热情的交谈着什么?那个男

人又走进一辆别克商务车里取出了一只黑色的密码箱交给严军。然后两人拍打着

上车离去。


  见人要跑王宛丽急了。她也顾不上猴子他们,连忙上了出租跟在别克后面。

车沿着西潼高速开了有一个多小时。到达骊山脚下。骊山因华清池而出名。到了

自已的防区王宛丽放心了。她先接通了队里的电话让他们派人过来。然后便随着

严军他们上了骊山。


  沿着小路爬到了半山腰。这里人烟稀少。严军和那个男人突然转过身来。


  「王队长,你这么跟随着我不累吗?」显然他们早就发现了紧随其后的王宛

丽。


  「跟着你,难道就你可以到骊山来,我就不行吗?」王宛丽可没把严军和那

个文质彬彬的男人放在眼里。


  「啪」、「啪」随着严军拍了两下手,四五个男人从王宛丽身后的树林里涌

出来。


  显然这是严军早就准备好了的。王宛丽扭头看了一下后面的几个男人。见他

们并没有枪便放下了一半心。严军他们完全低估了自已。别说七个男人,如果空

手搏斗的话再来七个她也不怕。可严军并未意识到,他以为今天肯定能摆平这个

臭三八了。


  「王队长象您这样的美女就应该躺在男人怀里,整天的打打杀杀多不好啊。

我就将就一下做你的第一个男人吧。」几个男人也随着严军的话哈哈大笑。一副

吃定她的模样。


  可意外还是发生了。只见王宛丽不可思意的腾空而起。脚也迅速的踢出。三

个围着她的大男人居然经不了她一踢之力,象木头一样栽倒在地上。等另外两个

男人扑过来的时候,只发出了两声「嚎」的惨呼。便也倒地不起了。事情发展的

太快。来不及多想严军便扭头往山上跑。而同他在一起的男人还不自量力的企图

阻拦。可也只是十几秒的时间就趴下了。


  拼命往山上跑的严军脑海里中有一个念头。就是玩命的往山上跑。他不敢想

象落在王宛丽手里会怎样。刚刚的一幕太惊人了。王宛丽就象传说中的武林高手

一样轻轻松松的摆平了他找的几个男人。而且现在还在身后追。


  严军真有点冒汗了。可现实情况比他想象的要糟。王宛丽追他好象猫捉老鼠

一般。只是远远的跟着,并不完全撵上他。其目的也很明显就是要看他往那儿跑

。她同严军其实都知道从这往上只有一条路。然后就是山顶了。她要在山顶抓住

他,好好的收拾一顿。反正身后的几个家伙已经通知队里来人了。


  当严军象死狗一样跑上山顶。已经没力气了。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望着快

要走到身边的王宛丽。内心升起一丝拼命的念头。尽管他知道那样也还是个「死

」,可为了男人的尊严他也要去拼。他抽出了身上的水果刀,扑了过去。


  王宛丽爬上山顶,就知道严军跑不了了。看着他在不大的山顶上还不知死活

的扑向自已,她笑了。


  严军扑向王宛丽的结果他们两个都知道。先是被打掉了刀,然后被重重的绊

倒在地。旋即一只脚又象大山一样踏在了他后背上。严军几乎被压的喘不过气来


  「你不是要做我第一个男人吗?怎么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啊?」王宛丽嘲讽

着脚下的严军。


  「臭三八。要整老子还没这么容易。有本事就打死我,要不然我发誓决对不

会放过你的。」严军都这样了嘴还挺硬。他有市里钱秘书的后台,王宛丽也的确

不能把他怎么样。


  「你想死是吧?好。姑奶奶就成全你。我到要看看是你的嘴硬还是姑奶奶的

拳头硬。」


  「啊」只听到一声惨呼。王宛丽的运动鞋重重的踢在了他的腰眼上,没把他

痛死。


  严军吃力的翻滚着身子,企图躲避开她的脚,可王宛丽的脚象长了眼睛一般

专挑他身上的软处踢。什么腰眼、屁股、小腹等等。而且是一下比一下重。他好

几次试图挣扎着爬起来,可又一次次的被她踢倒。当他最后一次被击中小腹后,

他再也没有能力站起来了。只能弯曲着身子在地上叫唤了。


  「怎么样?滋味好受吗?」肮脏的鞋底又踩到了他脸上。「你信不信姑奶奶

会一脚踩破你的脑袋呢?」


  严军也确实有种头痛若裂的感觉。他开始害怕了。


  「求求你不要打了。」因为被王宽丽死死的踩住脑袋,所以有点吐字不清。


  「你说什么呀?我好象没听见。」王宛丽故意说。


  「求求你姑奶奶不要打了。我认输,我老交侍还不行吗?」严军可能还真是

被她打怕了。


  「哎呀,这可真不容易啊?你不是不怕死的吗?」王宛丽嘲讽着说。


  「不。姑奶奶我怕死,只要你不再打我我把什么都告诉你。」此时的严军同

刚才判若两人。其实严军也知道死撑着对自已一点好处也没有,还不如服一下软

。只要到了下面他来个死活不认帐。他们没证据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可我还没打够呢,你说怎么办呀?」王宛丽到没往这方面想。可冲着严军

刚才的嚣张劲,不拿他出口气实在不舒服。


  「只要你不打我,让我干什么都行。」反正是服软了,让这三八得的便宜也

死不了人。


  「轰。」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阵雷鸣。很快的又下起小雨来。


  「好,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不想再挨揍就从姑奶奶的裤裆下面爬过去吧。

」王宛丽说着把右脚踏在了一块山石上。


  这丫头也太毒了。虽然上次已经领教了她的手段。可如今让他一个大男人从

她裤裆低下爬过去这以后还有脸做人吗?他抬头看了看王宛丽笑吟吟的面孔及站

在石头上的英姿。的确很美。可就是这个臭丫头现在居然要自已钻她的裤裆 。

他想到了死。并升起一种抱着她一块跳崖的欲望。


  因为是在山顶。只要抱着她飞快的冲到山边他就有希望。


  为了麻痹眼前的女人,他开始慢慢地在地上爬行。一步一步。当离着王宛丽

的裤裆越来越近的时候他突然发动了。只见严军猛然的站起身抱住王宛丽的身子

象箭一样朝着崖边冲去。当王宛丽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时已经来


  不及了。两人在半空中翻滚着向山谷堕落……


  一 初到贵境


  古道上一辆马车在飞奔。


  驾车的蓝衫女婢不时用手拭去额上的汗珠,可手低下马鞭却挥个不停。好象

还嫌马儿跑的慢了。


  马车上另一女婢正关切的看着昏睡中的小姐。而在马车的一角则捆着个粗布

衣服的男孩。只见他身上面满鞭痕。显然被人狠狠抽过。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们,眼中满是恨意。


  女婢见小姐迟迟不能醒来,甚是着急。可看到男孩眼神越发的气愤。便又揶

过身子来对着男孩又是个耳光。


  「若是小姐有个长短看我不活剥了你。」她咬着小银牙说。


  「夫人。」马车外的蓝衫女婢叫道。马车也停了下来。


  一位白衣似雪的妇人上得车来。


  「小茹。茑儿到底怎么样了?」妇人问。


  「对不起夫人,我们没能照顾好小姐。」小茹说着话便哭了。


  原来她们和小姐一同去骊山游玩,不想和小姐走散了。那知见到小姐时,看

小姐和这个粗衣男孩对了一掌后便这副模样了。当时两人是一起昏迷的。她们以

为男孩是小姐的仇人便抓上了车。在她们一顿击打后男孩醒了过来,可小姐却仍

旧昏睡不醒。才飞鸽传书给夫人的。但这男孩不论她们如何抽打,也死话不肯说

出原因。只是用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们。


  白衣夫人探手摸了茑儿的脉,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不妨事。茑儿的经脉畅通应无大碍。不几日也该醒了。」然后便转过脸来

向着男孩。


  「你们问他他什么也不肯说吗?」


  「是。夫人。」小茹答道。


  「孩子。我不知道你和小女有什么过节?但只要你告诉我原因我是不会追究

的。另外侍女们对你多有不敬之处我也可以作出补偿。」白衣夫人的声音甜美,

一付慈祥的样子。


  男孩说什么呢?他其实就是抱着王宛丽从骊山顶上跳下来的严军。莫名的一

下子附身到了这个男孩身上。而那个昏迷中的小姐就是王宛丽。他总不能说自已

来自公元1999年吧。也不知这是什么鬼朝代?反正他是被这个叫小茹的丫头

用脚踢醒的。一开始他还以为碰到了拍古装戏的。可一见那小茹恶狠狠的模样,

他就有点发呆了。在现代被王宛丽狠揍一顿不说,刚来到这又被这两个丫头片子

饱K一顿。真他妈够背的。说原因,他还想知道原因呢?可刚开口问了几句,就

被人家说成是装糊涂。还又被狠抽了顿鞭子。冤啊!真他妈比窦娥还冤。看着这

位夫人慈眉善目的。应该好沟通些了吧?


  「夫人。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就莫名其妙的被她们弄到了车上。唔。」他

还想说点什么,可却被白衣夫人的衣袖给制止了。然后再想说话连声也发不出来

了。敢情他被点了哑穴。


  「看来你们的判断是对的。还是等茑儿醒了之后再决定他的生死吧。」白衣

夫人如是说。


  对什么呀?等老子把话说完吗?这是什么世道啊?还说什么要等王宛丽醒过

来再决定他的生死。这不是草菅人命吗?但他现在说什么她们也都听不到了。严

军现在能做的也就是为王宛丽祈祷了。姑奶奶你还是快点醒过来吧。要不然我可

真要疯了。


  长安城。作为大唐的都城自有它的威严和繁华。


  也不知马车在青石路面上行了多久。马车才停在一座府门前。门前的篇额上

有两个斗大的金字「房府」。原来这是大唐名相房玄龄的府地。


  而车上的茑儿也正是房玄龄的独女。房玄龄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对这个

宝贝女儿自是爱若掌上明珠。现在听说昏迷不醒房夫人可坐不住了。亲自去接了

回来。房玄龄也亲自来探望过几遍,可迟迟不见醒转也甚是着急。听到房夫人的

安慰才好些。


  躺在闺房的王宛丽又整整睡了一天才慢慢醒来。


  可睁眼一看。也让她吓了一跳。这是那儿?自已竟然睡在一张布满轻纱的大

床上。一个侍女模样的女孩就俯在她脚边沉沉的睡着。看屋内的陈设古色古香。

雕花的大床不说,条桌、圆凳。在古朴的梳妆台上还夸张的放着一面铜镜。还有

那镂空的木窗棂和木门,上面还糊着暗黄色的窗纸。是在拍古装戏吗?可她分明

记得自已去骊山抓那个文物贩子严军,可没曾想却被他抱着从骊山顶上落下来着

。怎么一下子到了这儿呢?


  再看看自已身着的衣物。只是一件鹅黄色的肚兜,下面也是一条丝绸状的中

裤。搞什么嘛?拍古装戏也不用穿成这样吧?


  「小姐。你终于醒了。」趴在床角的小茹见她醒了过来大叫着。想冲出去通

知其它人。


  「你等一下,我为什么会在这?」王宛丽瞪着大眼问。


  「小姐你不记得了吗?你在骊山和那个臭小子对了一掌就昏了过去。整整五

天了可吓死小茹了。」


  「你。你叫我什么?」王宛丽越发的诧异了。


  「小姐你怎么了?可别吓小茹了。老爷夫人他们不知道多担心你呢。」


  还有老爷夫人王宛丽的头更大了。这都江堰市什么跟什么呀?


  「小茹我真是什么也记不起来了,你能告诉我吗?」王宛丽试探着想从她嘴

里套出点话来。


  小茹见小姐一副认真的样子,便把事情经过源源本本的说了。王宛丽这才听

明白。原来自已真象《寻秦记》里的项少龙一样穿越了。而那个和她对了一掌的

男孩极有可能便是严军。


  「那个男孩那去了。你们不会真杀了他吧?」现在她到有点关心起这个文物

贩子来。可能大家都是现代人吧。况且他的身份只是个囚犯,甚或至连夫人都有

杀他之心。还不是任她玩任她捏吗。


  「哪到没有。不过已经按夫人的吩咐关在柴房两天了。不过我和小月也没轻

饶了他。夫人吩咐什么也不让他吃。我们便每天一早给他灌壶『夜香』。怎得他

渴死。」小茹恶狠狠地说。


  「夜香」是什么?可转念一想王宛丽也就明白了。那不就是这帮丫头们的尿

吗?也活该严军倒霉吧。


  「只要不弄死就好,我还想问问他当时的情境呢?说不定能想起以前的事来

。」


  「是啊。夫人也是这么说的。要是小姐真有个三长两短的看我不活剐了他。

」小茹说着便跑了出去。


  不久房玄龄夫妇就过来了。拉着她问长问短。可王宛丽来个彻底装糊涂,一

概都推说想不起来了。害得白衣夫人抱着她垂了半天泪。能被这么漂亮的一位夫

人抱着王宛丽心里也酸酸地。到是房玄龄见多识广。认为茑儿可能是一时失忆。

慢慢会好起来的。又吩咐丫头们好生照料。王宛丽这边暂时安定了,可严军在柴

房那边可就惨了。


  被关在柴房快三天了。手脚都被捆着。只有每天一早会来个丫头往他嘴里灌

上一夜壶尿之后,便不再理他独自去了。第二天更好。灌完尿之后嫌他啰嗦,索

性又往他口中塞了团不知穿了几天的布袜。当时就把他闷得昏了过去。等他醒来

时已是每二天的半夜了。腹中饥肠辘辘不说,嘴里也是一股浓烈的尿臊味。口中

的布袜塞得又紧。加上手脚都被捆着。他只能蜷着身子在草堆里揶。真是想死的

心都有了。可如今除了等待也别无他法了。慢慢地他又昏昏睡去。


  一早他是被人踢醒的。只见那个灌他尿的丫头又来了,手里仍旧提了只夜壶

。他又那里知道如今这夜壶里的尿已是王宛丽的了。口中的布袜被取了出来。小

茹当胸踏住严军的身子用左手捏开他的嘴,然后右手中的尿已灌了下来。「咕嘟

」、「咕嘟」严军只能听任腥臭的小便无情的倒入口中。大口大口的咽下。痛苦

不已。却不知王宛丽已静静地站在柴门口看着他的模样了。


  小茹象例行公事般的灌完尿才直起身来。又取出只白面馒头,捏在手中去擦

拭严军满脸的小便。而后塞进他嘴里。「这是小姐赏给你吃的。」


  听到这话严军清醒了一些。小姐。难道王宛丽醒了吗?如果她醒了就不该这

样对他啊?他又那里知道王宛丽此时的心情。要不是他又怎会莫名其妙的穿越来

这鬼地方呢?她现在要好好的折腾他一番以泄心中的火气。今天只是个开始吧。


  「就是这个小子吗?」王宛丽走了进来。


  「就是他害的小姐失忆的。」小茹在一边说。


  虽然又被灌了壶尿,可一听到丫头说王宛丽失忆立刻明白了眼前的小姐就是

王宛丽。


  「王宛丽,你这个臭三八别装了。还不快点放了我。」他翻滚着到了她脚下

,以期望王宛丽能解开他。


  可还没等王宛丽动手,小茹山已看不下去了。上前对着他的腰就一脚,差点

没把他痛死。


  「看你这小子还满口喷粪,什么王宛丽她是我们小姐。」


  本来还想放开他的王宛丽听严军骂她臭三八,火又上来了。好啊。都这样了

还这么嚣张。不让你吃点苦头看来他是不会服的?


  「小茹他在说什么呀?看来你们说的没错,这样的小贼不给他点颜色看看是

不会服气的。」说完也不顾脚下的严军径自走了。


  而小茹则不会对他客气。又是顿拳脚把他打得死去活来……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每天还是一个馒头一夜壶尿。而尿也不再灌他,而是放

在他够得着的地方。馒头也不好好给他。小茹或是小月总是先用馒头擦拭一下她

们的小蛮靴,再丢在地上。可能是实在渴的不行。严军也只有去喝夜壶中的尿。

也真够他受的。


  可能是认为差不多了。王宛丽这才让人将严军浑身冲洗干净从柴房里放出来


4
版权声明: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站《原创》内容,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文章内容,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者删除处理。

热门视频

最新推荐

精彩回顾

在线
客服

官方客服

如遇课程或支付问题,请联系客服为您解决

工作时间:9:00-18:00,节假日休息

顶部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