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好交流 / 正文

高跟踩踏vk

管理员 0 收藏

「女王姐姐,我最近招了个小脚奴,才十七岁,挺帅的,什么时间姐姐有空

,帮我调教调教他啦!」


  桉桉给童艳打电话。


  「是么?好啊。呵呵带他到我家来吧。」


  童艳笑语中充满暧昧。


  「我们找个有情调的地方吧?在五星级宾馆定个套房如何?」


  「依你吧!」


  「那你看几点来?」


  「恩……上午了我没什么事儿。」


  童艳早晨起来,带上田田和方方先在街上逛了俩小时,才驱车来到那家酒吧


  桉桉带着兆北和蛛蛛,提前一个小时到的。


  桉桉特地让兆北带上两个钢化玻璃盆和一个大号扎啤杯,两条细牛皮条马尾

鞭和一条橡皮鞭,以及她的一双细高跟镶宝石拖鞋。


  这些东西宾馆里是不配备的。


  在等童艳时,桉桉让蛛蛛用牛奶先给她把脚给她仔细地洗一遍,换上拖鞋。


  桉桉刻意使自己的脚和童艳保持不同风格,所以她在童艳面前从不让自己的

脚有一丝的臭味,而且总是不加修饰的素足。


  蛛蛛给桉桉洗脚时,总是兀自地轻声哼着儿歌,蛛蛛歌唱的很好,绝不跑调


  蛛蛛从小没爹娘吃百家饭长大的,大多是村子里谁家女人刚生了小孩,便叫

蛛蛛过去,既可以帮着带孩子,又算给了蛛蛛一口饭吃。


  蛛蛛从电视机里学很多的歌,就唱给婴儿听。


  蛛蛛有时看桉桉情绪开朗,也会边给桉桉洗脚边和桉桉聊天,由衷地赞美桉

桉的脚多么多么漂亮。


  桉桉挺喜欢蛛蛛,高兴了会在蛛蛛给她洗脚的同时,用脚给蛛蛛洗脸。


  蛛蛛可感动了,觉得桉桉的脚是世界上最美的脚,给了她母爱!蛛蛛感动从

不流泪,她知道哭令人讨厌,笑才讨人喜欢,所以蛛蛛总是笑得那么灿烂。


  桉桉更喜欢漂亮的香南,有时甚至让香南和她在一个盆里洗脚。


  蛛蛛从不嫉妒香南,而是热情、态度端正地为香南洗。


  这点让桉桉很满意,蛛蛛也保护了自己。


  有时香南欺负蛛蛛,桉桉还会批评香南几句。


  对蛛蛛来说,桉桉洗脚那牛奶是高级营养品呀,她从不敢奢望喝。


  事实上桉桉洗脚的牛奶也都是先可着香南喝,喝剩下的才给渺渺、蛛蛛和草

草分了喝,偶尔才赏给兆北、李恒、石头喝呢!


  今天桉桉只带蛛蛛一个丫头出来,洗脚牛奶蛛蛛喝了个够呀,剩下的由兆北

都给喝了。


  之后蛛蛛把洗脚玻璃盆洗干净。


  童艳今天是上身穿着奶白色的职业西装,里面紧身露脐的羊毛衫突显出丰胸

细腰的优美曲线,下身是深红色超短皮裙,腿上是淡紫色暗花长筒丝袜,脚上一

双黑色长至膝盖的高筒高跟皮靴,非常经典的女王装扮。


  平常童艳上班是绝不会做这身打扮的,毕竟是个局长。


  桉桉开门迎进童艳,兴奋地跪下,非要请童艳骑上她。


  童艳娇笑着骑上桉桉进来到真皮沙发前,下来大方地坐到沙发上。


  这沙发是拐角的长沙发。


  房间里铺着高级羊毛地毯。


  桉桉的心很细,让兆北把浴间的两条浴巾拿来铺到沙发前地上,这样一来比

较卫生,二来也怕呆会调教兆北和孩子时,别把地毯弄脏了,免得和宾馆扯皮。


  桉桉被今天女王装束的童艳弄惊呆了,不想起来,就要脱童艳的靴子,舔童

艳的丝袜脚!


  「等会啦你个小馋猫。这就是你新招的脚奴?确实挺帅气嘛!」


  童艳温柔地制止了桉桉,观察着兆北道。


  现在来说兆北,他只穿了个紧身平脚裤头,颈上系条不锈钢的狗链,趴在那

沙发前。


  当高贵、光彩照人的童艳进来时,他立刻眼都直了,灵魂都没有了。


  尤其是看到他崇拜的气质美女桉桉,竟然给童艳当马骑,他下面那活当即就

硬了!兆北都不敢多看童艳啊!


  「呵呵。今天我和女王姐姐好好玩玩他。」


  桉桉拉起狗链把兆北拽到童艳脚前,然后坐到和童艳成直角那面沙发上,递

给童艳一柄细牛皮条马尾鞭。


  童艳大方地把双腿交叠着放在了兆北的光背上。


  田田和方方爬到跟前,舔童艳的靴底吮细长的高跟。


  「你怎么不和女王打个招呼?没礼貌!」


  桉桉也把双脚架到兆北的腰上,挥鞭子在兆北大腿上抽了一下。


  「女王好!」


  兆北声音中充满了老实。


  「叫女王妈妈!」


  桉桉拖鞋细高跟在兆北腰上使劲一踩,鞋跟陷入肉里,把兆北腰处踩破一块

皮,冒出了鲜血。


  「啊——女王妈妈好!」


  兆北疼痛地失声呻吟了一下但马上忍住疼老实地叫童艳。


  「没让你叫『女王妈妈好』,你倒会编词儿。叫『女王妈妈』!」


  桉桉拿开双脚,照兆北的后背「啪」地狠抽了一鞭子。


  「女王妈妈……」


  兆北乖顺地叫道。


  今天兆北觉得桉桉一改往ri淑女形象,变得很刁蛮。


  可这更让他觉得刺激。


  「哎呀你别这么xing急好吗,上来就把他弄流血,等会还不把他玩死啦!」


  童艳嘻嘻笑着责怪桉桉。


  「我踩得舒服吗?」


  桉桉朝童艳做个鬼脸,又把脚踩到兆北后腰上问,不过这回没用力。


  「舒服!」


  兆北确实是疼在皮肤舒服在心里。


  「今天你怎么表现得这么没有教养!跟我说话连个称呼都没有吗?」


  桉桉「啪啪」照兆北的大腿又是两鞭子。


  「妈妈!舒服。」


  兆北真象个儿子。


  「哈哈他可真乖哪!来,给妈妈舔舔靴子。」


  童艳一只脚放下踩到兆北手背上,另只脚踩着兆北的头压下。


  兆北太乐意舔童艳的靴子啦!童艳踩着他的头让他感觉非常地舒服!


  「女王妈妈的靴子漂亮吧?瞧你那馋相!告诉你,女王妈妈靴子里面的脚更

漂亮呢!女王那脚丫你闻一下都能把你爽的昏过去!想闻吗?想舔吗?」


  桉桉的脚移到兆北背处,也往下踩。


  「想闻!妈妈。想舔!」


  兆北边舔靴子边说。


  「可惜女王妈妈的仙脚不是你想舔就舔的。我的脚你想舔么?」


  桉桉鞋底在兆北背上碾动着。


  「想!妈妈。让我舔你的脚吧。」


  兆北柔声请求道。


  「哼想也不给你舔!你先求女王妈妈用皮靴『抚摸』你。」


  桉桉踢了兆北两脚然后一扯链子说。


  「女王妈妈,请你用皮靴『抚摸』我吧!」


  兆北侧过被童艳踩在靴下的头,使童艳踩在他脸上。


  「呵呵我这只脚踩的什么?」


  童艳朝桉桉笑笑,把踩在兆北手背上的脚压了压。


  「女王妈妈踩的是狗爪。」


  兆北轻声说。


  「你承认你自己是小狗呀。你可真够jian你!那我脚下的是什么啊?」


  桉桉把脚在兆北背上磕了磕问道。


  「是狗背。妈妈。」


  「错!是脚凳。」


  桉桉打了兆北一鞭子。


  「是是,我说错了,是妈妈的放脚凳。」


  「好啦先不玩他,让他憋会儿。这个小丫头是你新买的么?」


  童艳瞧见兆北那裤衩已经顶起帐篷,有意憋兆北,看看蛛蛛问桉桉道。


  「她叫蛛蛛,13岁,本来是我餐馆里招的小服务员。」


  桉桉凤目朝蛛蛛一瞄,命令说:「把上衣给我脱了,去让我女王姐姐打你几

下玩。」


  蛛蛛动作麻利地把上衣脱掉,跪到童艳面前,身子挺直双手垂下,眼睛闪亮

地望着童艳。


  童艳笑笑,摇摇鞭子,不重地「唰唰」照蛛蛛脸上抽。


  「女王奶奶你抽得我好舒服,就象给我挠痒痒。女王奶奶你用力点抽我呀。


  除了鞭子扫到时,蛛蛛的眼睛始终带着笑意看着童艳,嘴巴甜甜说。


  虽然打的不重,可那柔软的细牛皮条抽在脸上还是挺疼的,蛛蛛感觉脸被辣

椒辣了一样,脸上显出丝丝的红印儿。


  「呀这小丫头好会说话呢!」


  童艳开始加力抽打蛛蛛胸膛和两肩。


  「奶奶和女王奶奶喜欢听蛛蛛就喜欢说!」


  蛛蛛这回感觉到真疼了,童艳那每一鞭子下去,都在她肌肤上留下一片红印


  看得出蛛蛛在坚强地承受着。


  「这小丫头就是特别会说话。小小年纪还真不容易!」


  桉桉爱惜地看着蛛蛛。


  童艳抽了蛛蛛有十好几鞭,把蛛蛛的胸膛和双肩打得通红。


  蛛蛛始终一动不动地由童艳打着。


  「你们俩,去,把上衣脱了也让桉桉奶奶打几下!」


  童艳打够了蛛蛛,对田田方方说。


  田田和方方就象要给童艳争光似的,脱了上衣,大义凛然地并排跪到桉桉面

前。


  「趴下!让我打你们后背。」


  桉桉放下牛皮马尾鞭,拿起橡皮鞭道。


  俩孩子便温顺地匍匐于地上。


  桉桉一人一鞭的轮流抽打,节奏虽然不快,但力度挺大,每一鞭子都在田田

和方方背上留下道深深红印。


  田田会撒娇,每挨一鞭子她都要娇滴滴地呻吟一声。


  方方则实在,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女王姐姐你这俩丫头也不错呀,各有千秋。现在我们俩一起打这条jian狗吧

。」


  桉桉打了田田和方方每人有十好几鞭,然后双脚从兆北背上拿下向童艳建议

道。


  「奶奶和女王奶奶打我吧。」


  兆北自己也请求。


  他觉得受了冷落。


  童艳「嘻嘻」一笑,和桉桉俩你一鞭我一鞭地在兆北背上抽,边说些侮辱兆

北的话。


  兆北边痛快地呻吟着,边承认着童艳和桉桉的侮辱。


  桉桉的橡皮鞭和童艳的牛皮马尾鞭,抽在身上感觉不一样。


  桉桉和童艳打了一会儿,歇息一下,问兆北挨打舒服不。


  兆北直说舒服!桉桉又和童艳交换了鞭子,继续地抽打,把个兆北的后背整

片抽得通红,直到俩人打的觉得累了。


  「舒服么jian货?」


  桉桉脚一蹬兆北娇喘着问。


  「舒服!奶奶和女王奶奶打的真舒服!」


  兆北诚恳地答道。


  「哼你倒舒服了是吧?我和女王姐姐倒累够呛!现在你给我和女王姐姐当马

骑着玩一会儿,不能让你舒服了!」


  桉桉起来坐到兆北的腰上,请童艳也骑上来。


  于是童艳起身在桉桉前面骑到兆北背上,双腿搭在兆北肩头。


  桉桉的双脚是挨着地的,她把链子递给了童艳,一只手轻搂着童艳的腰,另

只手挥动鞭子抽打兆北的屁股。


  她们俩加起来也有二百二三十斤。


  兆北感觉到两个温暖的屁股坐在他身上,心里那个舒坦呀!他驮着桉桉和童

艳奋力地在房间里爬,竟然是越爬越有劲!


  「停!」


  童艳突然叫停,然后从兆北身上下来,掉转身面对着桉桉又骑到兆北的背上

,双腿搭到桉桉的大腿上,搂住桉桉的脑袋和桉桉接起吻来。


  「继续爬不要停!」


  桉桉双腿一夹兆北命令道,然后迎上朱唇、伸出香舌,热烈地和童艳接吻。


  童艳吮嘬着桉桉的舌尖,咬啮着桉桉的双唇,并往桉桉的口里吐口水。


  桉桉激动地吃掉。


  兆北驮着这两个美人不快不慢地爬着,他都能感觉到这两个美人在他背上的

那接吻的激情。


  玩了会童艳又叫「停」并拉着桉桉一起从兆北背上下来,轻轻地按住桉桉肩

,桉桉顺从地跪下。


  「奶奶地板硌你跪我身上。」


  蛛蛛铺趴到桉桉的面前。


  桉桉爱抚地摸了摸蛛蛛的头,跪到蛛蛛背上。


  「身子跪直。」


  童艳拽着链子使兆北牵对着桉桉,然后骑到兆北脖子上命令道。


  兆北轻松地直起身驮起童艳,这样童艳便双脚离地骑坐在了他肩上。


  「恩。」


  童艳把只脚轻踏在桉桉乳沟处,娇柔道。


  桉桉知道童艳这是要让她舔脚了,脸上荡漾开笑容,一只手托住靴子,另只

手拉开靴筒侧的拉链,把靴子轻轻地脱下,然后双手捧着童艳的脚,伏首张嘴含

住脚尖便亲吻,双眼微闭深深地嗅闻童艳脚的气味。


  兆北头被童艳坐在胯下给压得低低,却正好看着在下方舔脚的桉桉。


  兆北真是吃惊连三:自己崇拜的美女,竟然会去给童艳舔脚;童艳这么高雅

、美丽的女人,脚的气味却这么大;童艳穿的丝袜超薄透明,汗湿湿粘于脚上,

袜尖和袜底虽然加厚了却也能清晰地看见脚趾。


  这双脚简直美极啦!这样的脚谁见了都忍不住想含在嘴里啊!


  桉桉陶醉地含着童艳的脚尖吻嘬,舌头在童艳的脚上有力地舔舐,嗅闻着童

艳脚上那气味。


  兆北确实喜欢桉桉那干净、清香、秀气的美脚,每天不用嘴给桉桉「修」脚

他就辗转反侧地睡不着觉;可是童艳这脚更让他热血沸腾,他好想吃童艳脚上那

脚汗和皴腻!


  童艳冲方方招招扫一眼,方方马上爬到跟前,用牙咬着靴子拉链拉开,然后

伏头叼着靴子的细高跟将这只靴子缓慢脱下。


  「叼着闻!」


  童艳拿过方方叼着的靴子给兆北叼在嘴上。


  这正是兆北求之不得的啊!他叼着拉开两瓣的靴筒下部,靴子里的气味更重

,他贪婪地嗅闻着,真是沁之肺腑!


  童艳这只脚伸到桉桉的嘴上,桉桉马上吐出另只脚给舔这一只。


  童艳就把那只脚在桉桉脸上来回擦蹭,把袜子上的口水和汗渍弄到桉桉脸上


  桉桉涂的蓝色眼影膏、口红,被蹭得一塌糊涂呀。


  童艳交替地由桉桉舔着她的两只脚,叫方方田田跪在两边,中间还抽空「啪

啪」抽方方和田田脚耳光玩。


  童艳和桉桉玩够了,驾驭兆北到沙发前。


  方方学蛛蛛的样铺趴在沙发前地上,童艳从兆北的肩上下来,踩着方方的背

坐到沙发上。


  田田妒嫉方方给妈妈垫脚,跪过来把童艳的双脚捧起放在了自己脸上。


  童艳正好踩着田田脱下长筒丝袜。


  「赏给你了。」


  童艳把丝袜扔给兆北,蹬了田田一脚:「去给我打洗脚水。」


  兆北接过童艳的丝袜,珍惜地含在口里吮吃。


  这上面不但有童艳的脚汗,还有桉桉的口水。


  「女王姐姐我专门带了奶粉,让蛛蛛去准备吧。」


  桉桉过来跪到跟前,把童艳的双脚捧在自己双肩上。


  蛛蛛拿玻璃盆给冲好奶水端过来,放到方方背上。


  「嘻嘻,瞧你脸妆都乱了,我给你洗洗。」


  童艳把脚放入奶水中,对桉桉说道。


  桉桉伏下身,把脸仰着。


  童艳就用脚给桉桉洗着脸,桉桉用嘴给童艳洗着脚。


  童艳的脚只不过出了些汗并不脏,洗也是把上面的口水洗掉,桉桉的脸也只

是把妆洗掉就可以了。


  童艳洗好,桉桉拿白毛巾为童艳把脚擦干,就用这毛巾又把自己脸擦干,然

后叫蛛蛛把早为童艳准备好的一双新的黑色长筒丝袜拿来,为童艳穿上。


  童艳自己也带了双深棕色高跟鞋,田田给拿出来为童艳穿好。


  「你们三个把牛奶喝了吧。」


  童艳三个孩子说。


  田田、方方和蛛蛛轮流端着玻璃盆高兴地把童艳洗脚的牛奶分着喝了。


  「桉桉你这小脚奴可没牛奶喝。


  不过有更好喝的东西。


  呵呵……」


  童艳冲桉桉眨眨眼。


  「嘻嘻。jian货快躺下,女王奶奶要赏赐你圣水喝呢!你高不高兴呀?」


  桉桉起身踢了兆北一脚。


  「高兴!谢谢女王奶奶。」


  兆北拿出嘴里的丝袜,迅速地躺下。


  「把他眼睛用我的丝袜蒙上。我可不让他看到我那地方。」


  童艳对桉桉说。


  「抬起头!」


  桉桉朝童艳笑笑,蹲到兆北跟前命令道,拿过童艳的两只丝袜,缠到兆北头

上,把兆北的眼睛蒙住。


  其实这完全是自欺欺人,那丝袜是透明的,蒙住兆北的眼睛,兆北也看得见


  童艳撩起超短裙,田田把童艳粉红色三角内裤褪至膝盖处。


  方方扶着童艳,蹲于兆北头上方。


  童艳带着体温的尿液,撒到兆北嘴里,以及脸上。


  「你也来。哈哈哈。」


  童艳撒完起来,方方把她yin户舔干净,田田才把内裤给提上。


  「哈哈,今天岂不太便宜他啦!」


  桉桉说着便褪下了裤子。


  蛛蛛跪到跟前扶着桉桉蹲到兆北头上方,她也一泡热尿撒到兆北嘴里和脸上


  撒完也是让蛛蛛用嘴给清理的yin户。


  「女王奶奶和奶奶的圣水味道有什么不同啊?」


  桉桉一只脚踏到兆北胸上问。


  「都好喝,香的!奶奶你站到我身上。」


  兆北幸福地说,请桉桉双脚都踩上他胸脯。


  「看他那东西今天一直硬到现在,够难受的。桉桉你就帮他泄了吧。」


  童艳拿起牛皮条马尾鞭在兆北高高支起的那活上抽了两下道。


  兆北那东西被童艳抽了两下,弹六弹更加硬了!桉桉是穿着高跟拖鞋的呀,

扶着蛛蛛肩头站到兆北胸上,从兆北胸脯走到小腹,一只用脚轻轻地踩兆北那东

西,没弄几下,兆北便粗喘呻吟两声,在裤头里就泄了,把裤头弄湿一大块。


  桉桉让兆北跪在外间,她和童艳分别骑上蛛蛛和方方,进里间上床休息。


  蛛蛛、田田和方方匍匐在床边给她俩舔着脚心。


  小睡了一会后,两个人让三个孩子给她们口交一回,才回家。


0
版权声明: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本站《原创》内容,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本站文章内容,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修改或者删除处理。

热门视频

最新推荐

精彩回顾

在线
客服

官方客服

如遇课程或支付问题,请联系客服为您解决

工作时间:9:00-18:00,节假日休息

顶部
登录注册

立即登陆